曲妄言

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。
真•初中生文笔。

木樨慕兮•秋(中)

#cp已定,狗崽博晴
#ooc有,私设很多
   
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   是谁?
   雪白的发丝,带着丝丝缕缕的香气。手一扬,面前的阴阳师便一脸惊恐地倒下。
   这是谁?
   “好了,现在安全了。”头上传来温热的触感,转瞬即逝。
   “有缘再会,小家伙。”声音的主人扔下这句话,消失在了视线内。
   大天狗从梦中醒来,慢慢坐起。又梦见他了啊,有些惆怅地想着,为什么现在他对我这么冷淡呢?是我还不够强大吗?
   刚踏出门,便被酒吞拖去喝酒。大天狗的酒量再不好,这些天喝下来,多多少少有了些长进。酒吞饶有兴致地给他满上一杯,喝完一杯再来一杯。大天狗跟傻了一样,也不拒绝,一杯杯地灌下去。
   一坛酒喝完,酒吞开始觉得不对劲了。平时一坛酒两个人喝都绰绰有余,今天他一口都没喝到。虽然他是故意给大天狗灌酒的,他没想到大天狗会喝完。他的酒啊!一天就这么一坛啊!
   且不提此刻酒吞仿佛吔了屎一般的心情,喝完一坛酒之后连自己是谁都忘了的大天狗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用一种中二到极致的方式,从屋顶上跳了下去。落地之后,大天狗便径直向坐在树下的琴师走去。
   琴师正在研究前日晴明拿来的谱子,听到脚步声便抬起头。他看见是来人是大天狗之后,脸上浮现出失望的表情。
   “你为什么不理我了?”琴师一脸懵逼,大天狗接着说道:“你救我的时候明明很温柔,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冷淡?明明后来相处得也很好,可你为什么又走了。”
   琴师持续懵逼中,为什么他听不懂大天狗说的话?他救过大天狗吗?
   “我喜欢你啊……"大天狗说不下去了,泪水从眼角滑落,他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琴师看着大天狗可怜兮兮的样子,心里默念一百遍,这是你情敌不能同情他,然后冷着脸开口:“在你成为晴明大人的式神之前,我没有见过你。”
   “不可能!你明明在爱宕山附近救过我,你肯定是忘记了!"
   "那就更不可能了。我没有去过爱宕山。"琴师低下头继续研究琴谱,"你认错人了。"
   "可是……"大天狗还没说完,琴师就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他:“所有人都知道我没有去过,你自己去问。”
   酒吞坐在屋顶上,看着大天狗傻不拉叽地一个个问过来,长叹一声。没见过比这更傻的了,酒吞喝了一口茶,然后呸呸呸地吐了出来。“雾草,这茶好苦!萤草你这个老妖婆……我错了不行吗,大爷?不不不我错了爸爸!”
   桂花的香气弥散在空气里,阳光很好,庭院里的式神们依旧打打闹闹,笑声不断。大天狗一个人站在角落,游离于欢乐之外。酒醒了,他现在很冷静很清醒。
   他认错人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前文大修,走头像,因为我不会放链接ˊ_>ˋ

我要搞事情。
手机被没收了所以这几天没更,今天拿到iPad,应该会有更新吧……
最近萌上茨血了,所以会有一个大幅度的修改。
再见酒茨,我要搞事情ˊ_>ˋ

今天网易爸爸对我特别好,给了我一个四星狗粮,打石距出了五星御魂,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还是很高兴,毕竟我才三十一级啊。
P2闺女五星留念~
P4百鬼夜行碰到风神大大,他看都没看我一眼,就这么走了……

木樨慕兮•秋(上)

#cp狗崽博晴,千万不要站错!!!
#ooc注意
#这章可能看不懂但是没关系还有(中)和(下),虽然还没有发出来_(:з」∠)_
#下一章大天狗回忆杀
   
   是夜,一道黑影从晴明屋内窜出,悄然无声地离开庭院。
    黑影的速度很快,没过多久便到达了目的地,京都郊外的山上。在树林里穿梭片刻,黑影停在了一间简陋的木屋前。
    敲了敲门,门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谁是平安京最好看的人?”
    黑影顿了顿,答道:“妖狐。”
    门应声而开,妖狐笑吟吟地站在门后:“小生还以为您要爽约呢,快进来吧,博雅大人。”
    源博雅嗤笑一声,跟着妖狐进屋,忍不住吐槽一句:“我是那种人吗,不过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说自己最好看什么的,真的很不要脸。”
    妖狐不理他,径直走到桌前坐下。源博雅耸了耸肩,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   “茨木呢?还没回来吗。”
   “嗯,他去的地方比较远,所以,等等,别喝!”
   “呃,咳咳……怎么了,这水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 “里面被下了药……”
   “啊?”
    妖狐怜悯地看了一眼源博雅:“上次茨木带回来的那种。”
    “……怎么办?”
    妖狐歪着脑袋想了想,告诉源博雅:“药效只有三天而已啦,忍一忍就好。”
    他看着面如死灰的源博雅,补充道:“你可以带一点回去,喂给晴明,然后装作不知道就好了。”
    源博雅的眼睛一亮,显然很满意妖狐提的建议。
   “讲了这么多废话,总该进入正题了吧?”
   “你说的法阵我已经找到了。”
   “这么快?那计划可以提前开始了。”
   “你就这么着急吗?”
   “嗯,时间已经不多了。”
   源博雅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    妖狐见了,正想开口,却被推门而入的茨木童子打断了。
   “哟,好久不见啊,源博雅。”白发大妖笑着打了个招呼,把一个包裹递给妖狐:“喏,这里是你要的东西。”
    妖狐伸手接过茨木手中的包裹,转头对源博雅说道:“博雅大人还是早些回去吧,过会儿药效发作,小生可是不会帮忙的。”
    源博雅身子一僵,伸手抓起桌上茶壶,匆匆跟两人道别后,便像风一样往京都赶去
   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茨木一脸疑惑不解地问妖狐。
   妖狐一本正经地跟他解释了原因,茨木笑了一会儿,然后露出一个严肃的表情。
   “他把所有的药都拿走了。我们这里已经没有这种药了。”
   “那怎么办?”
   “现在去追应该还来得及吧……”

思念成疾•夏

#cp已定,狗崽、博晴 

#ooc是肯定的,毕竟我非啊 

      茨木不见了。 

      在妖狐失踪后的第二天早上,酒吞童子跌跌撞撞地冲进庭院。 

    “喂,你们有没有看见茨木啊?本大爷找了他好久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  晴明看着他胸前五道血淋淋的爪痕,扶额:“小草,帮酒吞童子治疗一下伤口。你这伤是怎么来的?” 

      酒吞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,他叹了口气:“别说了,都是茨木惹的祸。”

      晴明刚想安慰他几句,就被他下一句话噎住了。 

    “本来说好今天去掀那个小矮子的裙子的,我负责掀,他殿后。结果我掀完他不见了!那矮子有翅膀我跑不过她,就被她打了。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晴明听了,脸上浮现出同情和怜悯的神色,并忍不住流下了同情的泪水。 

      庭院里的式神们也纷纷表示同情。 

      神乐:现在最重要的不应该是茨木失踪这件事吗…… 

      晴明:管他呢,他一个大妖怪能出什么事。 

      酒吞:嘶,你这个女人,轻一点不会啊! 

      萤草:呵,你这么嚣张,小心我把你吸干(大雾)哦。 

      折腾一番,酒吞胸口的伤是治好了,但是脑袋上的伤没个十天半个月肯定是好不了了。 

      于是乎,酒吞就在晴明的院子里住了下来,每天找大天狗喝酒赏月。 

      酒吞的原话是:在这个破地方,也就只有你跟我有点交情,陪本大爷喝两杯去。 

      然后酒吞就从大天狗嘴里撬出了几个有意思的消息。 

      比如说他喜欢妖琴师这件事。 

      酒吞在大天狗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了解了大致的原因。又是一个老套的剧情,不过被救的不是美人,而是大天狗罢了。 

      大天狗对救他的那个妖怪的记忆,只有声音和雪白的发色。 

      酒吞托着下巴,有些玩味地想到,那只狐狸的声音,和琴师很像。而且都是白发呢…… 

      据他所知,琴师没有离开过京都,那么救下大天狗的人,有极大的可能会是妖狐。 

      哈,那可真有趣。酒吞伸了个懒腰。 

      到时候可别哭出来喔,傻小子。 



酒吞跟萤草……这对cp应该叫什么啊 吞草?草吞? 不行我要笑死了哈哈哈

今天出了酒吞碎片,终于有儿子的碗了我好开心啊。
P2是之前百鬼砸到的茨木碎片
儿子和儿媳的碗都有了,先乞讨谁好呢?
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

与君共饮•春

#cp已定,主狗崽,微琴狐博晴,没错酒茨不见了

 #人设是网易的,ooc是我的。 

      妖狐喜欢大天狗,除了大天狗所有人都知道。 

      大天狗喜欢妖琴师,除了大天狗没有人知道。 

      妖琴师喜欢妖狐,除了妖狐所有人都知道。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琴师喝醉了。他靠在树干上,纤长的手指划过琴弦,叮叮咚咚的琴声跟着妖狐的脚步乱了节拍。 

      啊,他真好看。琴师看着妖狐在漫天花雨中舞动的身姿,迷迷糊糊地想。 

      琴声已经停了,妖狐在一片静谧中停了下来。他伸手接住飘落的花瓣,轻轻地放到琴师的唇边。 

    “做个好梦。”妖狐低低地笑了一声,抱起琴师转身离去。 

      远处传来悠扬的笛声,妖狐轻快的脚步放慢了一些。他回头看了一眼,黑色的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,是他啊,妖狐停了下来。 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在这了,就不要躲躲藏藏,出来吧,大天狗大人。”妖狐冲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说道。 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偷偷喝了酒吞埋在樱花林里的酒?”大天狗从树上落下来,一点也不觉得尴尬,淡定地把粘在衣服上的树叶拂去,抬眼问面前的狐狸。 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大天狗大人有什么意见吗?” 

      大天狗被妖狐的话噎住了,沉默了一会儿,他艰难地开口:“你们都不给我留一点……"语气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  妖狐有些目瞪口呆,他可能看到了一只假的大天狗。 

    “小生可不知道大天狗大人什么时候跟我们关系这么好了。”妖狐在最初的震惊过后,就又恢复了牙尖嘴利的样子,话里每个字都带刺。

      大天狗无话可说,呆站着不知道该做什么。 

      妖狐嗤笑一声,抱着琴师摇摇晃晃地走了。 

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琴师醒过来,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。他懵了一会儿,然后对自己说,我肯定还没睡醒,妖狐怎么可能在我床上。 

      琴师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,痛得他差点叫出声来。这下总该清醒了吧? 

      可眼前妖狐的脸非但没有消失,反倒越来越清晰,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琴师僵直了身子。妖狐还没睡醒,眼下的红色纹路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妖艳。琴师觉得自己有点热。 

      犹豫半晌,琴师还是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,披上衣服走到屋子外面。去透透气也好,他这么想着。 

      刚踏出门,琴师就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。他有些莫名其妙,直到萤草走过来问他身体怎么样,有没有不舒服什么的,他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雾草,虽然他喜欢妖狐没错,但是他看起来像是被压的那个吗?像吗?

      琴师:“不要跟我说话,我想静静。[手动再见]”

      妖狐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萤草:“哎呀哎呀,昨天你们难道没有那个什么吗?” 

      妖狐:“啥?” 

      萤草:“就是那个什么嘛!博雅大人和晴明大人晚上做的那个!”

      妖狐:“你别想太多……只是睡觉而已,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  萤草一脸失望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琴师还处于懵逼状态,妖狐打了个哈欠,拍了拍琴师的肩膀:“走啦,今天去街上逛逛怎么样,叫上鲤鱼精小姐和樱花妖小姐一起去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等琴师回过神来,妖狐已经走出院子了。 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想去吗?”妖狐回头看着一动不动的琴师,有些疑惑地问他。 

    “啊,没有,走吧。”琴师站起身,跟着他走出去。 

    “其实只要跟你在一起,就算是去地狱我也心甘情愿啊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琴师的呢喃声被风吹散,在空中盘旋飞舞,最后它落到了谁的耳畔,又有谁知道呢。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改了很多,后面的明天再改

中午用抽到的三星跳妹给崽子升了四星,大天狗大人满意吗。满意的话就赶紧来啊,我家崽崽想你了QAQ